皇冠体育00后沿袭中国足球出局老路足协荒诞换帅打

朴泰夏难辞其咎

  稿件来源:足球报

  特约记者蓝青报道  这是一场早可以预见的失败,也是一次本可以避免的悲情。

  张琳艳屡屡在日本三四名球员包夹下的一条龙突破像是中国女足国青队最后的挣扎,却无力挽回败局。11月3日进行的女足亚青赛小组赛末轮生死战,U19中国女足1比2不敌日本,小组赛一胜两负,排名第三,惨遭淘汰。

  这是中国女足国青队历史上第三次未能晋级世青赛,也是第一次未能在亚青赛小组出线。

  [朴泰夏难辞其咎]

  中国女足国青队的命运,从首战对阵韩国的闪电丢球就埋下了伏笔。

  祭出五后卫阵型的U19中国女足被普遍认为拥有一条足够坚固的防线,但韩国队只用了32秒就给了中国队当头一棒。五后卫体系的三中卫踢法,是朴泰夏在延边时期所擅长的,但中国女足各级国字号都没有使用过。

  在三中卫体系下,两个边翼卫杨淑慧和卓玛吉都不具备一个人打通一条边的能力。其实,即便在中国女足成年国家队中,助攻能力出众的边后卫也是凤毛麟角,这也是历任中国女足主帅最为头疼的位置。

  与此同时,这支国青队其实也一直没有选出一条稳定的三中卫。两名多次跳级入选过国家队、并参加过世青赛的队长窦加星和汪琳琳几乎每场都有低级失误,而另一个中后卫人选则一直在换,无论是袁丛、司雨还是杨晓霞,表现都不稳定。

  首战韩国队是事关中国队能否小组出线的关键战、末轮战日本是唯有获胜才能晋级的生死战——在这样必胜的比赛中排出以防守为主的阵型,朴泰夏的排兵布阵饱受诟病。对阵日本赛前,当队员得知还是踢541阵型时,其实就已经对拿下这场比赛不抱有太大期望。

  541阵型的不合适,只是朴泰夏不够了解这支球队的一个缩影。“一支令人失望的三无球队”,是素来对女足足够宽容的球迷看了亚青赛后的普遍感叹。

  在整个亚青赛的小组赛中,中国女足国青队一直暴露出三线脱节、只会回传、无人接应、防守失位,以及进攻乏力等诸多问题。除了张琳艳、韩旋和杨倩等极少数球员在个体上的偶然闪光,球队的表现令人绝望,丝毫没有整体可言。

  在朴泰夏入主后,这支U19中国女足进行了整整八期集训。但就连球队内部的人都吐槽说,以球队在球场上的表现,“根本看不出练了什么”。

  即便是韩国人最为擅长的体能优势,朴泰夏也未能带给这支中国女足国青。事实上,这支U19国青女足的训练量非常大,通常都是上下午分别练足两小时,但却几乎每场都会出现在拼抢都不够凶狠的情况下,屡屡出现体能透支、抽筋的现象。“拼劲和体能,甚至不如陈婉婷带的U16国少”,不少球迷直言不讳。

  在开除传球最具渗透力的前队长沈梦雨后,朴泰夏在用人上一直没有找到最佳配置。其中,把具备极强突破能力的张琳艳放在后腰位置上,算是最大的败笔。在后腰位置上,已经能在成年女甲联赛踢上主力的邵诗雨在此前的厦门四国赛上表现出色,但在整个亚青赛期间却机会寥寥。事实上,中国队小组第二场对阵缅甸,正是邵诗雨在下半场的出场解放了张琳艳、同时也组织起了中场。即便如此,在关键的对阵日本一役中,邵诗雨依然没有机会。

  对阵日本,中国女足国青队在两球落后的情况下,才在最后二十分钟换上孙评委出任后腰,将张琳艳解放到右边前。这个换人刚刚作出,张琳艳连续突破对方多人防守后的横传,助攻孙评委扳回一球——如果张琳艳不是被限制在从未踢过的后腰位置,她原本可以更多在禁区附近制造威胁。

  此外,让脚法并不好的中后卫包办并浪费前场所有的任意球、让踢中后卫的窦加星在比分落后时踢前锋、让只有身材优势的田云朗在反击中出任单前锋等等,都是朴泰夏在临场指挥上的失败之处。

  [决策错误酿大祸]

  U19中国女足在亚青赛被淘汰之日,距离朴泰夏正式与中国女足结缘,差不多将近一年。

  事实上,去年12月12日,中国足协是官宣朴泰夏为中国女足黄队(即二队)主帅的,并同时宣布了中国女子曲棍球昔日的魔鬼教头金昶伯为体能教练。为了让这两个令人大跌眼镜的官宣显得“合理”,中国足协当时还事先安排了众多媒体,提前准备了关于这两则任命足够“科学”的官方通稿。

  三个月后,由于女足黄队并没有正式比赛可打,朴泰夏悄然成为了这支U19女足国青的主帅——而这一次,并没有任何公示,开元棋牌。此前,刚接手这支U19国青女足、仅带队赴美国打了一次友谊赛的王军则被下课。

  整件事的荒诞就在于此。

  一旦输球就全怪教练、尤其是外教,是中国足坛近几年常用的套路。朴泰夏作为主教练,纵然得为中国女足国青队的历史最差战绩负责,但草率任命一名从未涉足过女足的外教的决策,才是酿造这起悲剧的根源。

  当初,中国足协看中朴泰夏的,是其执教过男足职业球队的丰富经验,以及注重体能和跑动的执教风格。遗憾的是,带男足职业球队和带女足青年队是截然不同的,而足球比赛,也不是跑步比赛。

  “朴导肯定也尽力了,只是他可能不适合我们。”国青女足的小将就坦言,朴泰夏的战术理念过于深奥,她们都没有练过,踢不出他想要的效果。

  由于语言文化差异,以及从未有过带女足的经验,朴泰夏在球队管理上,也没能取得成功。最典型的例子,朴泰夏带队少有主力替补之分,一个位置上的球员一旦表现不好,第二场就会被取代。在成年男足职业队,这样的做法更为公平也更为有效,但在心智尚未成熟的女足姑娘看来,会有不被信任的感觉。其实只有带过女足球队的教练,才熟谙这些特定的心理方面的经验。

  中国女足青年队,并非没有合适的人选。在朴泰夏之前,率领这支U19中国女足的是本土少帅王军。王军过去曾两次率领中国女足国青队出征过亚青赛,并曾在世青赛上率领中国女足国青队打出过5比5逼平德国队的经典战役。他一手培养了唐佳丽、谭茹殷、王霜等94、95黄金一代,以及王珊珊、韩鹏等天津的国脚。

  这支U19中国女足国青在一年的时间里换了陆亿良、王军和朴泰夏三名主帅,其中,只有王军是队员们唯一信服的:“在王导手下,自己的特点能够得到发挥。”悲哀的是,早在王军接手这支球队之初,他本人以及球员,都知道他只是临时工,肯定会被外教取代——所有女足国字号梯队必须使用外教,是当时足协领导的硬性规定。朴泰夏即是这种赌博式换帅下的产物。

  这支中国女足国青真的那么差吗?熟知女足的圈内人均给出了否定的意见:相比于U16女足国少薄弱的基础,这支U19女足国青是有不少好苗子的。汪琳琳、张琳艳都曾在世青赛上大放异彩,不少球员跳级进过国家队,替补席上也坐着众多女超、女甲联赛上的主力。

  这批以千禧年之后球员为班底的中国女足国青,其实还曾在两年前国少时期,以一场水银泻地5比4逆转美国的战役,上过热搜。彼时,球队的主帅是老女足国脚高红。“今天日本队的打法,就很像高导(红)之前带我们的打法,特别怀念。”在亚青赛被淘汰后,当年也参加了亚少赛的球员感叹道。

  遗憾的是,高红和王军一样,未能得到中国足协足够多的支持。在当年未能率队获得世少赛资格后,高红赋闲了一段时间,目前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担任义务助教。而王军则被打发去执教没有任何正式大赛任务的U18中国女足。

  一个月前,陈婉婷率领的U16中国女足国少虽然也未能晋级世少赛,但球队在亚少赛上所展现出来的成长与进步,依然得到了外界众多好评。作为一名从未踢过职业足球的中国香港教练,陈婉婷的执教能力未必强过朴泰夏,皇冠体育,但她带U16女足国少,可能胜在“合适”二字。

  公众没有了解的是,陈婉婷和王军、高红一样,都有着自己的执教理念和人格魅力,但同样也有短板。陈婉婷的幸运之处,在于她得到了足够多的外部支持,给予了她足够的信任,以及犯错和成长的机会。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女足就是一面最好的镜子。这支U19日本女足的主帅池田太是去年亚足联的最佳青年女足主帅,此前就率上一批日本女足国青先后拿到了亚青赛和世青赛的冠军,随后,池田太又继续接手这一批日本女足国青。如果翻看日本女足国家队近两名主帅高仓麻子和佐佐木则夫的履历,其执教轨迹如出一辙——都是从女足青年国字号主帅,做到女足国家队助理教练,再出任国家队主帅,一步一个脚印。

  不可否认的是,由于不像男足一样处于一个激烈市场竞争的环境,中国女足圈内,长期扎根于一线且不断自我提高,同时具备执教能力与经验、并接轨国际的本土教练屈指可数。但相比于赌博式选帅造成连续无缘世界舞台的惨痛教训,中国女足的青年国字号其实并非没有选择。

  根据亚足联最新的规定,下一届女足亚少赛和亚青赛都将推迟一年,于2022年进行。这样,女足亚少赛和亚青赛也将相应改为U17亚少赛和U20亚青赛,与世少赛和世青赛同步。在今年连续无缘世少赛和世青赛之后,中国女足的青年国字号,恐怕需要在未来的数年中,更奋力地追赶,才不会被世界抛弃。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