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建案维拉潘和中国足球渊源:曾力撑国足晋级世界

维拉潘和中国足球渊源颇深

  10月20日,马新社公布了83岁的前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于当天上午去世的消息。

  对于很多年轻球迷,这个名字相当陌生,但在很多年纪稍长的中国球迷耳中,这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

  从1978年上任亚足联秘书长到2007年退休,他在漫长的29年里影响了亚洲足坛的发展,并和中国足球渊源颇深,甚至2001年国足闯进世界杯,背后也有他的影子。

  由于种种原因,他曾引来许多中国球迷的怒骂,然而回过头才发现,那竟就是中国足球至今为止,唯一的黄金时代。

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国足闯进世界杯,有他“帮忙”

  中国足球喊了许多年的冲出亚洲,至今为止只有在2001年世预赛上变成过现实。

  当时在十强赛中,国足和阿联酋、阿曼、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分到一组,最终成功出线。许多媒体将抽出好签的张吉龙称为“上帝之手”,但在这背后,其实也有时任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的“功劳”。

  彼时,担当亚足联副主席的张吉龙所支持的抽签原则是“按过往三届世预赛及亚洲杯的成绩分档”,如此以来,国足可以避开伊朗,同时也有望避开不想碰上的沙特。

  然而就在前一天,国际足联方面却推出了另一种分档原则,把分档依据从此前三届世预赛和亚洲杯成绩改为此前两届,如此一来,国足基本必定会在小组中碰上伊朗或沙特。

维拉潘为范志毅颁奖“亚洲足球先生”。

  资深足球媒体人赵震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回忆了当时的情况:抽签前,张吉龙就在努力做工作,抵制国际足联推出的新抽签原则。

  而在“龙哥”的紧急公关后,维拉潘也最终和张吉龙站在了同一战线。后来经过争取,抽签还是维持了原先的原则,而国足也果然得以避开伊朗和沙特两个强敌,如愿杀入世界杯。

  当时在国足成功出线之后,维拉潘就曾致电中国足协祝贺:“这对中国足球还是一小步,更大的飞跃还等待着你们。”他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争取韩日两国在世界杯期间对中国公民“免签”。

  不过在韩日世界杯上,国足的表现并不亮眼,三战全败没有打入一粒进球,维拉潘也直言批评,表示中国球员进取心不够,缺乏对胜利的野心。

张吉龙和维拉潘,必威体育

  维拉潘的预言,必威体育,全部实现

  掌管亚足联期间,维拉潘是个出了名的“大嘴”。比如2004年中国举办亚洲杯期间,他对于北京办赛水平的质疑就曾引发轩然大波和各方抗议,最后不得不道歉。

  公开场合讲话,他也往往不会顾及外人脸面直话直说,而关于中国足球,他也留下过许多“名言”,必威体育

  2001年,他曾指出中国足球发展的障碍是场地,“中国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足球设施的建设。不一定都要建成非常标准的草皮场地,只要提供更多的可以供爱好者和孩子们踢球的地方,甚至半块场地也可以。”

  2004年,他又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中国足协必须采取更强硬的手段来与腐败做斗争,就像之前的马来西亚一样。否则腐败和黑哨将会毁掉中国足球。”

  事后回过头来看,这位海外老人对于中国足球的症结,看得竟是如此透彻。正是在那之后,中国足坛假赌黑贪腐弊案爆发,进入了一段黑暗时期。

  而场地问题,直到今天也是影响中国足球发展的重要因素。如果在十几年前就开始进行大范围场地建设,今天的中国足球会是否会有所不同?

  不仅如此,维拉潘的一些话,甚至在今天听来还有些“超前”的意味。

  14年前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他曾坦言,“在中国,你们只想要国家队,忽视了俱乐部。好比盖一座房子,国家队是房顶,俱乐部就像房梁,中国是先建房顶。”

  当时,他就反对中国足协暂停联赛进行国家队集训的做法,“这对于足球的发展非常不利。”但如今,中国足协出台的包括U23新政、国家队训练营等措施,似乎仍然走的是从前的老路。

  而在10年前他所提出的,“中国足球需要一场革命,必须要在学校内开展足球运动,还要建立各个年龄级别的、健康的联赛”,也果然成为了中国足球近年间的重点工作内容。

维拉潘和中国队员握手。

  下一个“黄金时代”在哪里?

  维拉潘在亚足联秘书长任上,经历了中国足球最辉煌的黄金年代。

  当他在2007年退休之时,许多国内体育媒体都将他称为是“中国足球的朋友”,这样的结论也不是凭空而来。

  1996年,张吉龙坐上了亚足联副主席的位置,与维拉潘之间的关系也相当密切。

  两人在不少事关亚洲足坛的倾向上都保持一致,张吉龙甚至曾将维拉潘称为自己在亚足联“最好的朋友”。而马来西亚人也曾经公开发声,支持张吉龙成为亚足联主席,只可惜由于种种原因,张吉龙最终并没有参加主席竞选。

  事实上,不仅是和张吉龙,维拉潘在任期间和不少中国足球人士都有着不错的关系。比如据《足球报》透露,他和前中国足协副主席、亚足联副主席许放就有很好的私交。

  1996年许放不幸因病离世时,维拉潘还专程飞到北京悼念,并为其家人送上了慰问捐款。

  在维拉潘的时代,这位马来西亚人是中国足球在亚足联内的重要“盟友”之一,而正是在他的任期内,中国足球在亚足联取得了相当的话语权。除了张吉龙先后担任亚足联副主席、代理主席以及竞赛委员会主席、裁委会主席,张健强也担任过裁判委员会副主席。

  而在维拉潘退休,张吉龙淡出之后,中国足球人在亚足联里也再没有过那样具备能量的“盟友”了。

  目前除了张剑(发展委员会主席)和林晓华(竞赛委员会副主席),在亚足联各核心职能委员会掌握实权的没有一名中国足协成员。这在无形中也成为了国足在洲际乃至国际舞台上的一个“劣势”。

  中国足球还需寻找更多“盟友”,但下一个维拉潘又在哪呢?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